請稍候網頁載入中:
走了5年的女兒,開著豪車回來了,她做了一道菜,母親悄悄報了警
夕陽西下,60歲的路筠芬孤零零的坐在屋檐下,望著遠處那一片稻田,臉上沒有任何錶情。她似座雕像般一動不動...

首頁
走了5年的女兒,開著豪車回來了,她做了一道菜,母親悄悄報了警
 

觀看數:20737 人

夕陽西下,60歲的路筠芬孤零零的坐在屋檐下,望著遠處那一片稻田,臉上沒有任何錶情。她似座雕像般一動不動...

 


走了5年的女兒,開著豪車回來了,她做了一道菜,母親悄悄報了警 觀看數:20737 人

 

夕陽西下,60歲的路筠芬孤零零的坐在屋檐下,望著遠處那一片稻田,臉上沒有任何錶情。她似座雕像般一動不動,然而眼裡卻湧出晶瑩的淚花。

卻在這時,隔壁鄰居的院子里響起一連串的鞭炮聲,那是鄰居湯映群的子女正在為她過60大壽。她雖送了禮,卻是不願去她家吃飯,因為一旦上桌,她就會成為左鄰右舍奚落的對象。

60歲吶,其實今天也是她的生日,只是她不像別人那樣兒孫滿堂,她是個命苦的女人,丈夫20年前沒了之後,她從未改嫁。

sponsored ads
sponsored ads


辛辛苦苦養大唯一的女兒,本該享福了,可5年前,女兒在外遭遇火災,她接到電話趕去時,女兒已面目俱毀……

每次想到這,她都會將眼睛哭腫,以至於她的身體一天不如一天。就算身體消瘦,她也毫不在乎,因為在這世上,她再也沒有親人了,沒人關心她、沒人跟她說話、更沒有人為她養老……

再次淚眼朦朧時,路筠芬似看見一輛豪車停在了院門口,隨後一道熟悉的身影向她跑來。不知是不是錯覺,她似聽見那跑來的女子在喊她「媽。」

「我又在做夢了么……「路筠芬狠狠掐了下手臂,疼得眉頭直皺,抬頭時,那女子已來到她的身邊,握著她的手說:」媽,你怎麼哭了?」

路筠芬望著這張臉,頓時瞠目結舌,不確定道:「你,你是?」

「媽,我是田婧嬙啊,你的女兒。媽,你這是怎麼了,不認我了么?」

路筠芬訝然,「怎麼會,我女兒5年前就去世了啊,我親手安葬的。

sponsored ads
sponsored ads


如果你是我的女兒,那屋後葬的是……」

「媽,對不起……「驀地,田婧嬙撲通一聲跪下,哽咽道:「其實我5年前就去了國外,公司培養人才,讓我出國深造。為了不讓我分心,公司規定不能與外界有任何聯繫。媽,我真的好想你,可是為了前程,只能止住對你的思念。不過現在好了,女兒現在什麼都有了,以後啊,我會讓你住好房子,吃遍天下山珍,帶你看各地風景……」

路筠芬總覺得她說的話有很多問題,可眼前人分明就是自己那去世的女兒,她一時懵了——女兒還活著,並且成了有錢人,這本是天大的喜事,可不知為何,她卻絲毫高興不起來,總覺得這一切都不真實。

「媽,你先進屋歇著,我開著車回來的,買的菜還在車上,我去拿來給你做飯,今天可是你的生日呢。

sponsored ads
sponsored ads


路筠芬點頭,看著女兒忙碌的背影,不禁疑惑,「婧嬙,你好像長高了呢。」

「啊……」田婧嬙臉上閃過一絲慌亂,回身急忙露出一抹微笑,說:「媽,我……我穿的高跟鞋呢。」

「喔,喔……」路筠芬看著女兒充滿笑容的臉,總覺得這臉有些怪,具體的她又說不上來,而她的聲音,似乎……

路筠芬又問:「婧嬙啊,你的聲音好像也變化不少啊……」

田婧嬙忙道:「媽,我在國外生活了5年,口音自是發生了變化,而且吃的東西不一樣,有點變化很正常的。」路筠芬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,沒一會兒,女兒田婧嬙就做了一大桌子菜,女兒又是為她夾菜,又是為她盛湯。此時,她古井無波的內心才泛起一圈漣漪,隨後欣喜若狂——女兒沒有去世,她總算回來了。

sponsored ads
sponsored ads


然而,她臉上剛有了笑容,在看見桌上的一道菜後,立即變得蒼白起來,那道菜是——涼拌茄子。

田婧嬙似發現了母親的異常,問道:「媽,這些菜不合你的胃口嗎?那我去重新做吧。」

「不用,都是我愛吃的菜。」路筠芬欲言又止,思慮片刻,為女兒夾了一塊茄子說:「婧嬙啊,這是你最喜歡的菜,多吃點。」

田婧嬙受寵若驚,「媽,我自己來。

sponsored ads
sponsored ads


嘻嘻,還是你最了解我。」說著,就津津有味的吃了起來。這時,路筠芬的臉色變得更加難堪。

深夜,當女兒田婧嬙已沉沉睡下時,路筠芬卻輾轉反側難以入睡,她站在窗邊,望著外面的一片黑,拿著手機悄悄的報了警。

翌日,當田婧嬙睡眼惺忪時,卻驚訝的發現屋裡站滿了警察,她看著母親路筠芬坐在床邊一言不發,疑惑道:「媽,你這是……」

路筠芬搖頭嘆氣,「你不是我的女兒,你來我家到底有什麼企圖。」

田婧嬙急道:「媽,我是你的女兒啊……」

話未完,路筠芬打斷道:「還狡辯!如果你是我的女兒,那就絕不會做涼拌茄子這道菜,這道菜是她父親的夢魘,也是她的夢魘。你大概不知道在我家的飯桌上,茄子是從不上桌的,因為她們父女對茄子過敏,只要沾上一點就會立即送醫。你到底是誰?」

「這,這……」田婧嬙見事已至此,只好實話實說。原來5年前,真正的田婧嬙確實已經離開了,只不過,她走之前救了一個人。

田婧嬙邊哭邊說:「她本已逃出火海,卻又回來救我,因此沒命。那一刻,我已決定,從今以後,我便是田婧嬙,田婧嬙便是我。那時,我與她合租了一套房,平時她要上班,我要創業,與她說過的話屈指可數。卻沒想到,在危難關頭,她能捨棄自己的生命,讓我重生。那時,她奄奄一息的背著我,對我說:如果你能活,請幫我照顧我的母親,她以後再沒親人了。」

說到這,田婧嬙抽噎許久,才又哽咽道:「她讓我重生,我便可為她承受千刀之苦,數次整容,只為變成她的模樣,可雖曾與她住在一起,卻並不了解她。5年來,我努力工作,終於事業小成,也有能力替她盡孝了,我向她曾經的朋友打聽關於她的一切,打聽關於你的一切,所得來的資料都已牢牢背熟,本以為天衣無縫,卻沒想到才與你相處幾個小時,就因為一道菜而被戳穿。可是,你相信我,我真的沒有惡意,5年了,我已在心裡叫了你無數聲媽。」

聽到這,不止路筠芬動容,就連屋內的警察也動容了——這得多大的決心,才會讓自己變成另外一個人。換做其她人,恐怕早就消失得無影無蹤了吧。

當警察們默默的退出了房間後,田婧嬙顫抖的握著路筠芬的手,「媽,我還能這樣叫你嗎?我本是個孤兒,這聲媽我已想了30多年,雖然我們沒有血緣關係,但我會盡我最大的努力,讓你餘生過得幸福快樂。」

不知覺間,路筠芬眼眶的淚如泉水般湧出,她將田婧嬙緊緊擁在懷裡,號啕大哭,「謝謝,我的好女兒。」

屋內,母女倆哭泣的聲音由近及遠。天邊,一聲鳥兒的鳴叫劃開了天際那縷銀白色的輕紗,萬道霞光透過雲隙照耀大地,這是——太陽升起了。

 


 
 
   

 

 


 

 

熱門推薦

 

 




 

 


 

大家都在看



這裡滾動定格
首頁
走了5年的女兒,開著豪車回來了,她做了一道菜,母親悄悄報了警
  

 

 

聲明:Love分享 生活網,網站內容均從網路上收集或網友提供,內容的完整性正確性本站不負任何法律責任,本站嚴禁使用者發表侵害版權或智慧財產之內容,

由於本站是受到「即時發表」運作方式所規限,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即時文章。

若有任何文章侵犯到您的權益,請瑱妥右方 著作權侵害通知書 ,本站將會在24小時內刪除或修正。

若文章或是內容有問題請 | 聯絡我們 | ,我們將會第一時間優先處理。

 |  使用注意事項 使用規則   | Facebook隱私權條款   | 隱私條款 | 侵權舉報 | 著作權保護 |   聯絡我們 |   廣告合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