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他施捨乞丐一個熱饅頭,沒想到乞丐竟是土匪,以為會遭洗劫一空,最後乞丐卻送了他一份大禮!
 

觀看數:601 人

有一個偏遠的小村,住著一戶搬來不久的叫張善福的人家,人如其名,心性寬厚老實,待人善良。。平日裡勞作毫不懈怠,人又踏實,所以家裡吃喝也算不愁。。那日春節,家家戶戶終於拿出了存下一年的糧食,臘肉等過年..

 


他施捨乞丐一個熱饅頭,沒想到乞丐竟是土匪,以為會遭洗劫一空,最後乞丐卻送了他一份大禮! 觀看數:601 人

 

有一個偏遠的小村,住著一戶搬來不久的叫張善福的人家,人如其名,心性寬厚老實,待人善良。
 

平日裡勞作毫不懈怠,人又踏實,所以家裡吃喝也算不愁。
 

那日春節,家家戶戶終於拿出了存下一年的糧食,臘肉等過年的物件,年成不好,人們個個都視糧食為寶。
 

那天傍晚,村中突然來了個乞丐,跛著半條腿,拖拉著又髒又重的棉衣,在雪地中光著雙腳。
 

即使是冬天,也發出了一股惡臭,村中的人都向他惡語相向,讓他趕緊滾蛋離開。

sponsored ads
sponsored ads



 

那乞丐對路上的村民們說:「各位行行好吧,給我些吃的。」

「這年頭,我們一家子還吃不飽肚子,有了上頓沒下頓,哪還有你的份兒!別在這礙眼了!」

一個婦女說罷冷哼一聲,嘴裡還嘀咕著「臭乞丐」的字樣。
 

這時,一個村民突然喊住他,面帶不爽和挑釁的意味對乞丐說:「哎,我給你說個好去處,村頭的張善福家,他家小日子過的好,切,你去了說不定能討口飯吃咧。」

聽了這話,其他村民們都慫恿他去,其實心裡都是嫉妒,看不得別人過得比自己好。
 

乞丐聽了,往村頭走去,果然看到一戶人家,門口一個大漢正在納鞋,那人,便是張善福了。

sponsored ads
sponsored ads



 

乞丐見狀笑道:「你一個大男人,還自己納鞋,哈哈,真是丟臉吶。」

張善福也笑道:「沒辦法的事,妻子納不得鞋。」

說罷,又看了乞丐一眼,轉身回屋,拿了個熱氣騰騰的饅頭遞給乞丐:「大冷的天,快吃吧。」

(示意圖)

乞丐用黑黢黢的手接過溫暖的白饅頭,心中不禁一暖,大口大口吃起來。
 

邊吃邊問:「她為何納不得鞋?莫非是手生了凍瘡?哎你看我們這些叫花子,就不怕這些個事兒……」

「不是的,妻子她,年前傷了眼,失明了。

sponsored ads
sponsored ads


張善福並沒有抬頭,而乞丐已從話中聽到了他的悲傷和無奈,遂也識趣的沉默。
 

張善福寬慰道:「人各有命,不妨的,我們的日子還是得照過。」

乞丐吃罷,站起來拍了拍屁股,笑嘻嘻的說道:「罷了,我走了。」

「等一等。」

乞丐剛要轉頭,張善福喊住了他,手裡拿著剛剛納好的鞋:「這天寒地凍的,光著腳太冷,萬一踩著冰椎就更不好了。

sponsored ads
sponsored ads




這鞋你拿去,不知合適不,算是為我剛患不幸的妻子積點善。」

乞丐一時愣住了,看著張善福一臉真誠,他顫抖著雙手接過來,小聲說了一句:「好人會有好報的。」

 

張善福聽到了一些,問是說了什麼,乞丐忙說:「沒有,沒說什麼。」

接過了鞋,乞丐兩腳一蹬穿上走了,漸漸遠去,張善福又回到門口繼續做活。
 

次日,村子人們正在農作時,卻見遠方揚起滾滾塵煙,定眼一看,竟是一夥強盜踏塵而來。

sponsored ads
sponsored ads



 

糧食被搜刮出來,村民們畏畏縮縮的站成一團,雖然強盜的數量比不上村中壯勞力的二成,但是那些只會嘴上逞強的村民,此刻溫順的像待宰的羔羊。
 

強盜們將所搶的糧食裝了車,準備離開,這時,一個賊頭賊腦的男人突然說:「漏了一戶呢!那村頭的張善福家沒有搶呢!」

(示意圖)

聞聲,村民們都附和:「是啊是啊,還差他家呢,我們的都搶了,可不能漏了他,他家比我們富…」

這些人見不得自己過得沒人好,此刻根本不像同一個村生活的人,都開始出賣張善福。
 

這時,從馬上下來一個強盜頭頭,雖然跛著腳,卻仍威風凜凜。
 

對著那個舉報的男人說:「你,還有你後面那兩個,跟我走,去劫了他家!」

那三人聽聞,便屁顛屁顛的跟在頭頭後面往張善福家去。
 

來到門前,頭頭吩咐道:「把這門口的鞋攤子,給我砸了!」

說罷,那三人趕忙去砸個稀巴爛。
 

張善福聞聲趕到門口,想要阻止卻已來不及。
 

這時,他看著那個頭頭,心想好生熟悉的面孔,好像,好像,是了……這不正是昨日那個乞丐。
 

想到這裡,張善福心中五味雜陳。
 

頭頭下令說道:「你們繼續,我去裡屋搜糧食出來!」

待一會兒過後,頭頭提著一袋米麵,和一袋張善福存下了多年的碎銀子,扔給那三個人說:「我們走!」

待他們離開,張善福心中懊惱不已,早不該施捨那個乞丐,反過來如今成了個白眼狼,自己的積蓄也沒了,這日子該怎麼過。
 

(示意圖)

說時,張善福走進裡屋,癱坐在床上,卻感覺身下的被褥鼓鼓的。
 

掀起來一看,張善福傻眼了,是一袋足足量的白銀錠子,還有十幾雙棉鞋。
 

袋子裡有封信,張善福拆開來讀:

「善福,沒錯,我是昨日那個乞丐,也是十八年前在這個村中住過的人。
 

那時,我家裡很窮,無父,只有年邁患病的老母。
 

有一年,村中傳染了瘧疾,只有我和母親沒有染病,他們那些村民,竟誣陷我們是不乾淨的災星,要驅趕我們走。
 

母親身上帶病,又受了這樣的刺激,含淚死去。
 

而我,想要去山上給母親火化,他們竟死活不讓,說是壞了他們的風水,我不從,要給母親一個安葬,而他們……竟把我一個十七歲的孩子,打斷了腿,直到現在,我還是個跛子。
 

之後我拖著殘腿離開了村子,是一家土匪收留了我,自然而然,我也成了土匪。
 

昨日我來蹲點,看看這村子的人,是不是還是那樣冷血。
 

果然,他們的嘴臉都沒變,不過我遇見了一個好人,就是你。
 

這銀子,是你該得的,你妻子的眼睛不好,納不得鞋,這些鞋,夠你們穿了。」

信畢,張善福微微顫抖,生長著皺紋的臉上,留下兩行熱淚。
 

 


 
 
   

 

 


 

 

熱門推薦

 

 




 

 


 

大家都在看



這裡滾動定格
首頁
他施捨乞丐一個熱饅頭,沒想到乞丐竟是土匪,以為會遭洗劫一空,最後乞丐卻送了他一份大禮!
  

 

 

聲明:Love分享 生活網,網站內容均從網路上收集或網友提供,內容的完整性正確性本站不負任何法律責任,本站嚴禁使用者發表侵害版權或智慧財產之內容,

由於本站是受到「即時發表」運作方式所規限,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即時文章。

若有任何文章侵犯到您的權益,請瑱妥右方 著作權侵害通知書 ,本站將會在24小時內刪除或修正。

若文章或是內容有問題請 | 聯絡我們 | ,我們將會第一時間優先處理。

 |  使用注意事項 使用規則   | Facebook隱私權條款   | 隱私條款 | 侵權舉報 | 著作權保護 |   聯絡我們 |   廣告合作 | 模具管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