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是不是「優秀」的人,連不快樂的資格都沒有?
 

觀看數:361 人

KY主創們有話說:我見到過的一些非常不快樂的人,都看起來過得很不錯。如果我長久地傾聽他們的沉默,會有這樣一種類似的語言從他們的沉默中冒出來...

 


是不是「優秀」的人,連不快樂的資格都沒有? 觀看數:361 人

 

KY主創們有話說:

我見到過的一些非常不快樂的人,都看起來過得很不錯。

如果我長久地傾聽他們的沉默,會有這樣一種類似的語言從他們的沉默中冒出來:「我沒辦法解釋我的痛苦,因為大家都覺得我的生活令人羨慕」

隨後他們會低下頭,再次陷入沉默中。而他們臉上的神情不僅僅是憂傷,甚至有一些愧疚——似乎過着好生活的自己,連說不快樂的權利都沒有

每當這些時候,我都會想起好幾年前看過的一部電影,也是一個對我有着深遠影響的人推薦給我的:《我的憂鬱青春》(Prozac Nation),又名《百優解國度》。

sponsored ads
sponsored ads


它是一部描寫年輕的哈佛女孩與抑鬱症的故事。Prozac,百優解,是一種傳統的抗抑鬱類藥物,也是最有名的抗抑鬱藥物之一。這就是英文片名的來源。

今天我們就請了KY閱讀與觀影欄目的特約作者給大家種這顆草。

是不是「優秀」的人,連不快樂的資格都沒有?| 觀影:我的憂鬱青春/百優解國度

KY閱讀與觀影欄目作者 / 夏超

編輯 / KY主創們

《百優解國度》是由埃里克•斯柯比約格翻拍自Elizabeth Wurtzel的同名自傳。

sponsored ads
sponsored ads


它講述了一個女孩進入哈佛大學以後一段抑鬱發作、充滿了掙扎的生活。原著由於探討了抑鬱症、離婚家庭、開放關係等重要社會問題而廣受關注,一度暢銷。

「優秀」者的不快樂:

我能否比我的成就更豐富?

本片主角即原著的作者Elizabeth Wurtzel,昵稱為Lizzie,自幼父母離異,由母親養育成人。

她的媽媽教她拼寫、學習和寫作,帶她去博物館、音樂會開闊視野。她展現出優秀的寫作天賦,為雜誌撰稿,講述自己在父母離婚後的生活,獲得持續而廣泛的關注。

sponsored ads
sponsored ads


後來,她被哈佛大學的新聞系錄取。入學的第一年,她為著名搖滾歌手Lou Reed 寫的樂評榮獲哈佛大學年度新聞獎,並被全球頂級音樂雜誌《滾石》聘為撰稿人

是不是「優秀」的人,連不快樂的資格都沒有?| 觀影:我的憂鬱青春/百優解國度

擁有如此經歷的麗茲,無疑是眾人眼中的優秀者。

但是,隨着她不斷進入原生家庭以外的現實世界,她過去的一些「不尋常」的成長環境與經歷漸漸顯露出了問題。

那位將她帶大的單親母親,是個控制欲極強的人,在婚姻失敗后,將整個人生寄托在女兒的身上,為她預想了一個名校高材生的美好未來,生怕女兒的一舉一動將這個美夢打破。

sponsored ads
sponsored ads


比如,當她要送麗茲去哈佛入學報到時,她突然聽到女兒說了一句略顯歧義的話,立刻神經敏感起來,大肆宣洩情緒。

是不是「優秀」的人,連不快樂的資格都沒有?| 觀影:我的憂鬱青春/百優解國度
是不是「優秀」的人,連不快樂的資格都沒有?| 觀影:我的憂鬱青春/百優解國度

而那個失蹤多年的父親,突然在麗茲成為《滾石》作者的時候出現在校園,令她十分氣憤,不願與他相見。

此外,她自幼很少與同齡人接觸,這使得她在與大學朋友的交往中逐漸出現各種問題。當這一切交織一團,麗茲難以承受,陷入了深深的低落和自我懷疑。

是不是「優秀」的人,連不快樂的資格都沒有?| 觀影:我的憂鬱青春/百優解國度

麗茲和室友的關係再無往日般親密,她決定搬回家中獨處一段時間,這是她自己封閉的開始。

sponsored ads
sponsored ads


當她打算重回校園,修復已經支離破碎的人際關係時,她開始厭惡這些關係中那些「陳詞濫調」。由於沒能壓抑自己的情緒,她與他人的關係變得更糟。她也因此覺得沒人理解自己,變得更加孤僻、失望。

是不是「優秀」的人,連不快樂的資格都沒有?| 觀影:我的憂鬱青春/百優解國度
是不是「優秀」的人,連不快樂的資格都沒有?| 觀影:我的憂鬱青春/百優解國度

破碎的家庭,失去的友情,幻滅的愛情,這一切折磨着她,以至於當她每天醒來想到自己還要繼續生活,都會感到恐懼。

是不是「優秀」的人,連不快樂的資格都沒有?| 觀影:我的憂鬱青春/百優解國度

很多時候,當我們談論一個人是否優秀的時侯,彷彿是一個「去人化」的過程。那些人彷彿變成了可以被簡單的標準評估價值的「物」。而一個人,如果沒有被當作一個「整體的人」愛過,僅僅是一直生活在「你很優秀」的讚許里,有時自己也會對自己有一種「去人化」的眼光——「我」被簡化為了「我的成就」。

而這件事是很可怕的。慢慢的,不斷創造一個接一個的成就變成了人生唯一的任務和寄託。

我們向一些人和事宣戰很容易,

與他們截然不同卻很難

在本片中,麗茲在很長的時間裡被一種執念控制:「我要與眾不同」。

這是青春期和剛進入成年期時很常見的想法,甚至是很多人一生的目標。與眾不同,能夠讓人在茫茫人群中獲得強烈的存在感。麗茲因此做了很多「與眾不同的」的事,比如,凌晨四點寫稿時,不顧室友的休息而放起嘈雜的搖滾樂。比如,她突發奇想為自己舉辦破處聚會(a seminal and ground breaking party)。現場氣氛很好,甚至有人專門跑到麗茲面前表達讚美和羨慕。

是不是「優秀」的人,連不快樂的資格都沒有?| 觀影:我的憂鬱青春/百優解國度

麗茲的男友諾亞(Noah)對這個派對非常不滿,當他質問她時,她醉醺醺的答覆把他們之間的關係搞砸了:諾亞隨即在現場和其他女生勾搭,麗茲看到后,十分失望,曾夢想的靈肉合一的愛情幻滅了。

是不是「優秀」的人,連不快樂的資格都沒有?| 觀影:我的憂鬱青春/百優解國度
是不是「優秀」的人,連不快樂的資格都沒有?| 觀影:我的憂鬱青春/百優解國度

我想,一個人若僅是通過做常人不做之事來彰顯自我,只是一種表面上的特立獨行。因為與「一個事物完全相同」,和「一個事物截然不同」,都是以這個事物為參照,甚至可以說為「模具」,本質上沒有什麼不同。

而這種形式的「與眾不同」,總是多了一些「刻意為止」的氣息,讓這個人本身、以及ta周圍的人都感到一些不適。

入學前後,麗茲反叛過渡干涉自己生活的母親,試圖從愛的束縛中逃脫,她覺得自己無法忍受母親的控制欲。而諷刺的是,當她陷入第二段戀愛時,她對瑞夫(Rafe)施展起極強的控制欲。假期分離時,她一天要打上十幾個電話。她也變得容易猜忌,看到有女人搭訕瑞夫,就發脾氣、大鬧。麗茲已成了和她母親完全一樣的人。

向母親宣戰很容易,要與她截然不同卻很難。

是不是「優秀」的人,連不快樂的資格都沒有?| 觀影:我的憂鬱青春/百優解國度

是不是「優秀」的人,連不快樂的資格都沒有?| 觀影:我的憂鬱青春/百優解國度

麗茲與她的心理醫生斯特林(Dr. Sterling)談論何為「正常「時,她說:「你知道,絕大部分人受了傷,他們會貼上創可貼,繼續生活。」醫生問:「那你怎麼做?」麗茲答道:「就讓血一直流。」 醫生隨後反問道:「那是你真正想要的生活嗎?

是不是「優秀」的人,連不快樂的資格都沒有?| 觀影:我的憂鬱青春/百優解國度

是不是「優秀」的人,連不快樂的資格都沒有?| 觀影:我的憂鬱青春/百優解國度

是不是「優秀」的人,連不快樂的資格都沒有?| 觀影:我的憂鬱青春/百優解國度
是不是「優秀」的人,連不快樂的資格都沒有?| 觀影:我的憂鬱青春/百優解國度
是不是「優秀」的人,連不快樂的資格都沒有?| 觀影:我的憂鬱青春/百優解國度

麗茲陷入了沉默。

也許,自己是不是「正常」、「主流」;與他人相同或是不同,對於一個人的生存意義來說都不是最本質的問題。更關鍵的是,尋求自己真正希求的生活,選擇自己認可的道路——無論這是一條被許多人重複過很多遍的道路,還是一條在社會的眼光中離經叛道的道路,它們可以是同樣有尊嚴的。

心理治療師:

我需要你?我不需要你?

當麗茲因吸毒連續通宵寫作而被朋友送去醫生那裡,她對斯特林醫生說,我不需要你。

是不是「優秀」的人,連不快樂的資格都沒有?| 觀影:我的憂鬱青春/百優解國度

當麗茲和室友發生激烈的衝突,回到家中獨處,但又要面對失望而煩躁的母親。她試圖修復破裂的人際關係,結果於事無補。她終於再次走進了醫生辦公室。

但她仍舊抱着強烈的抵觸,諷刺着弗洛伊德的精神療法。醫生藉著麗茲無法繼續寫作開展對話,剛剛觸及到她的童年,麗茲又迅速抗拒,不願直面。

是不是「優秀」的人,連不快樂的資格都沒有?| 觀影:我的憂鬱青春/百優解國度
是不是「優秀」的人,連不快樂的資格都沒有?| 觀影:我的憂鬱青春/百優解國度

在醫生的鼓勵和建議下,麗茲和瑞夫(Rafe)建立了甜蜜而美好的戀愛關係。這效果太過明顯,以至於麗茲覺得心理治療似乎能如此順利地解決一切問題,能夠將自己徹底拯救。

所以,當第二次戀愛因她過於強烈的控制欲變得面目全非時,麗茲在醫生面前歇斯底里,甚至認為醫生是在藉機向自己推銷藥物。

是不是「優秀」的人,連不快樂的資格都沒有?| 觀影:我的憂鬱青春/百優解國度

當麗茲服用藥物,精神狀態穩定下來,她和母親的關係也得到一定程度的改善。但是當她看到眾多抑鬱症患者在藥店進進出出時,她再次感到強烈的無助感。——原來得病並不特殊,仍然只是無數平常人中的一個。

那個往日里個性十足,反覆糾結、痛苦的自己似乎消失了,「在服用藥物之下變成了一個做正確的事、說正確的話的陌生人」。而這一點有些讓她無法接受。

是不是「優秀」的人,連不快樂的資格都沒有?| 觀影:我的憂鬱青春/百優解國度

是不是「優秀」的人,連不快樂的資格都沒有?| 觀影:我的憂鬱青春/百優解國度

麗茲一氣之下衝進廁所打算割腕自殺,斯特林醫生母女發現了她。她期待着「有天使降臨,將她拯救」,她在等待真理顯現的一刻,覺得到時候人生會煥然一新。但現實中,這一切都不存在。

也許,從來都沒有什麼天降神啟。並不存在一個「自己」以外的力量能夠給自己拯救。歸根結底,只有自己能決定自己要去往何處,去尋找什麼樣的「真理」。

就像麗茲責怨藥物將潛在的問題遮掩下去時——我們會問,藥物對於病人來說,究竟是什麼呢?我想它不是恥辱或者污名,但它不會是從天而降的救世主,不可能將你所有的問題一下子解決。它僅是提供了一種幫助,令人能夠有機會從被疾病死死壓住的狀態里脫身,恢復自由呼吸,從而有時間和空間去康復。

服藥歸根結底是一個人為了自己的生活而做出的一種選擇。和所有的選擇一樣,它包含了一些風險,也包含了一些可能的收益。

是不是「優秀」的人,連不快樂的資格都沒有?| 觀影:我的憂鬱青春/百優解國度

是不是「優秀」的人,連不快樂的資格都沒有?| 觀影:我的憂鬱青春/百優解國度

是不是「優秀」的人,連不快樂的資格都沒有?| 觀影:我的憂鬱青春/百優解國度

放棄自殺的麗茲似乎懂得了一些什麼。在片尾,她說,她現在過得還不錯。但如果你問她究竟是如何擺脫了這一切,她並不能很好地說清楚。

她引用海明威在《太陽照常升起》里的一句話——「Gradually, then Suddenly.當她一開始陷入抑鬱時,她不知道是怎麼回事,就彷彿逐漸逐漸,然後突然就陷入了無底的黑暗裡。事情有時就是這麼變糟的。而給人安慰的是,事情有時也是這麼變好的。當麗茲回顧那逐漸恢復的漫長過程,她再次想起了這句話。就像結尾處的這個鏡頭,麗茲的面孔從一團模糊中逐漸變得清晰。

是不是「優秀」的人,連不快樂的資格都沒有?| 觀影:我的憂鬱青春/百優解國度

是不是「優秀」的人,連不快樂的資格都沒有?| 觀影:我的憂鬱青春/百優解國度

一切很有可能還會再次變糟,變得和之前一樣糟甚至更糟。但我想麗姿會記得這一刻的感受:記得她曾經從黑洞中爬出來過,曾經站得這麼高。這能夠向她,也向我們說明,我們還是總會有一些好的時候。

而也許,僅僅為了還會有得這些好的時候,我們也還是值得活着。

 


 
 
   

 

 


 

 

熱門推薦

 

 




 

 


 

大家都在看



這裡滾動定格
首頁
是不是「優秀」的人,連不快樂的資格都沒有?
  

 

 

聲明:Love分享 生活網,網站內容均從網路上收集或網友提供,內容的完整性正確性本站不負任何法律責任,本站嚴禁使用者發表侵害版權或智慧財產之內容,

由於本站是受到「即時發表」運作方式所規限,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即時文章。

若有任何文章侵犯到您的權益,請瑱妥右方 著作權侵害通知書 ,本站將會在24小時內刪除或修正。

若文章或是內容有問題請 | 聯絡我們 | ,我們將會第一時間優先處理。

 |  使用注意事項 使用規則   | Facebook隱私權條款   | 隱私條款 | 侵權舉報 | 著作權保護 |   聯絡我們 |   廣告合作 | 模具管理